當前位置: 蘇紅網 > 紅色記憶 > 國際紅史 >

赫魯曉夫憶中蘇交惡 認為蘇聯當時太天真

2013-12-19  本文來源于鳳凰網歷史   訂閱《紅星報》 | 向蘇紅網投稿
這枚導彈風波所帶來的不快滯留在我們的腦海里,敗壞了我們的心情。從前我們簡直是用天真的目光看待我們與中國兄弟的關系。我們為能夠與他們保持這種良好的交往而高興。

  在1957年出現的局勢下,召開國際共產黨和工人黨會議的問題迫在眉睫。大家著手準備。經協商,會議定在慶祝偉大十月社會主義革命40周年時舉行。成立了一個委員會,起草預備文件。屆時我們在莫斯科會晤了。

  中國共產黨派出了一個陣容非常可觀的代表團。代表團由毛澤東親自率領,團員我記得有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康生等人。孫中山夫人宋慶齡也是代表團成員。坦白地說,我們對此頗感困惑,因為無論當時還是現在我都不知道她是不是共產黨員。我們以為她是一位黨外人士。當然,她是一位非常進步的人士,在中國人民反對反動派的斗爭中,她多年來一直站在共產黨的立場上。她是否正式共產黨員,她有無黨證,對此我們并不感到非常不安。因為就信仰而言,她是一位接近于共產黨員的人士。在對待我們的態度方面,宋慶齡也表現很好,充滿同志情誼和兄弟情誼。

  代表會議的工作,從總體上講具有很高的思想水平和政治水平。各個代表之間沒有發生多么了不起的分歧。這次兄弟黨代表會議是自共產國際以來最廣泛的一次代表會議。80多個黨的使者前來莫斯科。我們討論了國際局勢,以及防止世界大戰的可能性。導彈核戰爭一向是這種會議的主題。一旦爆發世界大戰,我不知道交戰各方能否堅持使用常規武器、經典武器,事態是否將演變為一場導彈核戰爭。因為對將要遭到失敗而又儲備有核導彈武器的一方,將很難阻止它使用這種武器:為了自救它甘愿按下“所有按鈕”。不過目前這還是未來的問題。我現在不想預卜未來,我談的是過去。

  毛在這次會議上就戰爭問題發言。他的講話內容大致是這樣:不要怕戰爭。既不要怕原子彈,也不要怕武器。無論這場戰爭是什么戰爭,我們社會主義國家都一定會取勝。具體談到中國時,他聲稱:“如果帝國主義把戰爭強加給我們,而我們現在6億人,即使我們損失其中的3億又怎么樣,戰爭嘛,若干年之后,我們培育出新人,就會使人口得到恢復。”他發言之后,會場上是一片墳墓般沉默。對于如此對待世界戰爭的態度,任何人都沒有思想準備。正相反,大家都在思考尋求什么樣的辦法防止世界大戰。反對世界戰爭、爭取和平共處是首要主題。可是毛突然提出了不怕戰爭的口號,說戰爭會給我們帶來勝利,即使有損失又何妨,戰爭嘛!

  這次會后各代表團開始談感想。我還記得諾沃提尼諾沃提尼(1904~1975)時任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中央第一書記和捷克斯洛伐克總統。同志說:“毛澤東同志說他們準備損失6億人口中的3億。那我們怎么辦?我們只有1200萬。我們到那時將全部損失掉,就沒有人來恢復我國人口了。”哥穆爾卡哥穆爾卡(1905~1982)時任波蘭統一工人黨中央第一書記。做出了更激烈的反應。然而,來自兄弟黨代表方面的批評對毛沒有產生一絲一毫影響。

  南斯拉夫也派來了代表團,由卡德爾率領,蘭科維奇卡德爾(1910~1979)當時為南斯拉夫共產主義者聯盟中央執委、書記處書記、中央主席團委員;蘭科維奇(1909年生)為南斯拉夫聯邦執行委員會副主席和南共聯盟中央委員。也在代表團之中。他對我們態度很好,很友好,我們這方面對他也給予充分信任。但是,當我們開始協商會議最后文件時,南斯拉夫人提出了修改幾處表述的問題。我們認為這樣不可以。其他共產黨支持我們,他們說宣言必須按照原來的予以通過,那些表述是經過一個由兄弟黨代表組成的委員會委員們擬定和修改而成的。這時南斯拉夫人說,他們不會簽署這樣的文件。我們別無辦法,只得繞開南斯拉夫簽署了這份文件。我們曾圍著這個代表團周旋了好久,對他們好言相勸,論證為什么必須按照委員會起草的樣式簽署這份宣言,但南斯拉夫人就鐵面無情。我甚至產生了一種印象,他們之所以存心挑剔,堅持修改表述方式,是因為他們對實現與兄弟黨關系正常化、對簽署共同的國際文件還沒有充分準備。他們一旦簽了,就似乎會失去他們在所謂的“第三種國家”中間的領導地位,而那些國家采取的是一種特殊的、介于帝國主義列強和社會主義國家之間的立場。至少我曾產生這種印象,因為南斯拉夫人沒有任何合乎情理的理由不在這個文本上簽字。
(責任編輯:陳翠琴)

關于蘇紅網 | 聯系我們 | 商務合作 | 投稿郵箱 | 網站招聘 | 友情鏈接 | 服務條款 |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站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擔由此引起的法律責任。
主管單位:中央蘇區紅色旅游聯盟 ? 2008—2013 蘇紅網
股票配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