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蘇紅網 > 紅色記憶 > 獨家揭秘 >

我的父親龔陶怡:弘揚菲律賓華僑抗日愛國精神——紀念“七七”抗戰七十周年

2015-04-13  本文來源于歷史檔案   訂閱《紅星報》 | 向蘇紅網投稿
我的父親龔陶怡遺作《弘揚菲律賓華僑抗日愛國精神——紀念“七七”抗戰七十周年》
龔陶怡:弘揚菲律賓華僑抗日愛國精神
今年,在世界人民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和中國人民紀念戰勝日本帝國主義侵略70周年之際,中直育英同學會第9屆校友黃堅于清明節將其父親龔陶怡2007年90高齡時寫的一篇文章《弘揚菲律賓華僑抗日愛國精神——紀念“七七”抗戰七十周年》重新整理并發表,愿使更多的人了解上世紀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海外的中華兒女如何同仇敵愾,與祖國人民同呼吸共命運,奮起反擊日本侵略者。海外華僑是中華民族的一部分,他們素以愛國愛鄉而著稱于世。抗日戰爭爆發之前,僑居海外各地的華僑有1140余萬人,他們在其居留國政府統治下,深切體驗到被壓迫民族所受的歧視,深感祖國的興衰存亡與僑胞利益休戚相關;他們關心祖國命運,熱心抗戰救國,并付出了巨大犧牲。前事不忘后事之師,我們堅信,愛好和平的世界人民不會讓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慘劇再次發生。

弘揚菲律賓華僑抗日愛國精神

        ——紀念“七七”抗戰七十周年

龔陶怡

(一)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國主義者發動盧溝橋事變,對我國進行侵略戰爭。中國共產黨高舉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旗幟,促成了國共兩黨團結抗戰,領導全國人民抗擊入侵的敵人。

    面對國難當頭,不愿當亡國奴的十幾萬菲律賓愛國華僑,和衷共濟,誓死保衛祖國,掀起了抗日救國的熱潮。華僑各界在中華總商會主席李清泉的號召下,在馬尼拉成立了菲律賓華僑抗敵后援會(簡稱“抗敵會”)。會上推舉李清泉為主席,楊啟泰和薛芬士為副主席。抗敵會成立后,在全菲各地華僑中成立了分會,進行募捐支援祖國,抵制日貨。

    鑒于當時南洋各地救亡組織之間缺乏聯系,李清泉以抗敵會的名義和印尼僑領莊西言共同向新加坡陳嘉庚先生提出倡議,組織南洋華僑籌賑機關,經過陳嘉庚、李清泉、莊西言三位僑領的號召,1938年10月1日,南洋各地45個團體的代表164人,在新加坡成立了“南洋華僑籌賑難民總會”(簡稱“南僑總會”),推舉陳嘉庚為主席,莊西言、李清泉為副主席。大會宣言號召廣大華僑立即行動起來,各盡所能、踴躍捐獻財物,支援祖國抗戰。

    菲律賓華僑掀起了聲勢浩大的抗日救國運動,各地華僑團體采取各種形式進行捐款救國。參加捐資的來自各階層,許多僑商帶頭捐獻,作為抗敵會主席的李清泉,帶頭認購救國公債40萬元。1940年他在病危臨終時,還立下遺囑,將10萬美元遺產捐獻祖國,作為撫養難童的費用。由抗敵會組織的救國常月捐是一種經常性的捐款形式。據有關資料統計,從1939至1941年期間,菲律賓華僑僅匯繳祖國常月捐一項,就達10萬比索(菲幣),平均旅菲華僑每人每月5比索。受到各方面的好評和政府當局的表彰。

    在華僑抗敵會成立以后,各界紛紛成立抗日團體。婦女界成立“婦慰會”,她們進行募捐的方式多種多樣,除捐現款外,許多婦女還把心愛的金戒指、金耳環、金項鏈等捐獻出來。學生界成立華僑學生救亡會,開展多種形式的募捐和宣傳抵制日貨,組織歌詠會和劇團,進行宣傳演出。華僑文化界奮起救亡活動,成立華僑文化界救亡協會,領導文化界愛國人士宣傳抗戰到底、反對妥協投降。

(二)

菲律賓華僑工人、店員、青年和知識界是抗日救亡運動的生力軍,他們建立自己的組織,站在抗日救亡的前列,為祖國的抗戰作出突出的貢獻。在1937年,華僑總工會在菲華僑各勞工團體慶祝“五一”勞動節大會上,倡議組織華僑各勞工團體聯合會(簡稱“勞聯會”),統一領導華僑工人的抗日救亡運動。這個建議得到各勞工團體的贊同,于5月1日慶祝國際勞動節大會上宣告成立,并推舉華僑職工運動領導人許敬誠(許立)為顧問(編者:許立,中共黨員,文革前曾任中共中央聯絡部副部長,詳見文后附件)。在它所屬40多個勞工團體中,人數最多的是華僑店員救亡協會(簡稱“店救會”)。勞聯會成立后出版了會刊《菲島華工》。店救會成立后出版了會刊《戰時店員》。1940年,在勞聯會顧問許敬誠的倡議下,創辦了《建國報》,它成為華僑進步團體的一面抗日民主旗幟。

    在菲律賓的一些地區成立抗日進步團體有怡朗華僑救亡協會,并于1939年出版了會刊《民族斗爭》。宿務成立了華僑民族解放社,并于1938年6月出版了會刊《民族解放》。民族解放社的前身是中共黨員張清(張極生)領導的華僑青年讀書會。此外,在菲律賓中呂宋、南呂宋、米骨區和南島的古達描島、納卯、樹里淆等地的進步青年學生也成立了抗日團體。

抗戰初期,有許多青年學生回國到延安。最早組織青年學生回國的是宿務的共產黨員張清(張極生),他帶領了四個學生于1938年1月離開宿務,經過艱難曲折的歷程到了延安。他們的革命行動,對進步青年影響很大,被譽為“開路五先鋒”,后來許多華僑青年紛紛回國參戰。在這期間,勞聯會組織了兩次歸國慰勞團到新四軍前線慰勞。

勞聯會等團體的會員還募捐款項支援八路軍抗日。許多華僑司機在抗戰開始就組織 “華僑司機回國服務團”,兩天之間報名參加的人數達200多人。他們在軍事運輸崗位上,出生入死,奮戰在滇緬公路上,表現出高度的愛國主義精神。

(三)

    1941年12月,日本侵略軍發動了太平洋戰爭,接著占領了亞洲各國。菲律賓淪陷后,不愿意當亡國奴的愛國僑胞,紛紛起來組織抗日地下團體,抗擊日軍的侵略。在華僑革命組織領導人許敬誠(許立)等領導下,以戰前各進步團體會員為基礎,于1942年3月成立了菲律賓華僑抗日反奸大同盟(簡稱“抗反”)。4月創辦了抗日地下報紙《華僑導報》(編者:《華僑導報》立場堅定,旗幟鮮明,在動員、組織僑胞參加抗日斗爭、培養、教育干部方面起了重大作用,被譽為“華僑抗日民主的旗幟”。1948年10月被迫停刊。)5月在中呂宋建立華僑抗日游擊支隊(編者:菲律賓華僑抗日游擊支隊簡稱“華支”,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由旅居菲律賓的華僑組成的抗日武裝隊伍。它在日本帝國主義占領菲律賓期間與之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斗爭 ,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作出了貢獻。在 3年零 6個月時間里 ,華支對日作戰 2 60余次 ,殲敵 2 0 2 0余人。華支建軍時僅有 5 2人 ,全盛時也不過 70 0余人。人數如此之少的華僑抗日戰士 ,竟能在異國土地上取得如此輝煌戰績 !)后來,一些愛國華僑又先后成立了華僑抗日鋤奸追擊團、華僑抗日除奸團、抗日鋤奸義勇軍、華僑戰時血干團、華僑青年戰時特別工作總隊、華僑抗日義勇軍、追擊團三九九部隊。各抗日華僑團體同菲律賓人民并肩戰斗,給予日本侵略軍以重大打擊,并配合美國盟軍光復馬尼拉。

在三年多的抗日地下斗爭和抗日游擊戰期間,廣大愛國僑胞出生入死,英勇抗擊日本侵略軍為菲律賓人民的抗日反法西斯戰爭作出了重大的貢獻。許多中華好兒女在這場反侵略戰爭中獻出了寶貴的生命,為抗日戰爭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立下豐功偉績,烈士們的英名將永載青史,千古流芳。

(四)

 在紀念“七七”抗戰70周年之際,使我們難以忘懷的是,日寇侵華期間,我國的錦繡大地遭到了空前的浩劫和破壞。據不完全統計,中國930余座城市被日本侵略軍占領,被破壞的工廠約3800余家。中國軍民在這場戰爭中傷亡總人數達3500萬,其中死亡2100萬人;直接經濟損失1000億美元,間接經濟損失高達5000億美元。日本侵略中國的罪行累累,罄竹難書。

 而日寇在侵占菲律賓的三年血腥統治期間,據不完全統計,全菲律賓死難人數約100萬人以上,其中華僑約有3萬余人。1944年間,美軍開始反攻,日寇感到末日將臨,更加顯露出其窮兇惡極的本性,到處殺人放火、強奸、掠奪。其手段的毒辣、殘暴,令人不忍聽聞。

 日本軍國主義者雖然早已被押上歷史審判臺,但是至今日本國內包括政界.仍有一股右翼企圖重溫軍國主義舊夢。他們不時散布一些歪曲歷史的謬論,否定侵略中國和亞洲各國的歷史事實。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頑固堅持參拜靖國神社向軍國主義者的亡魂頂禮膜拜的立場,甚至稱他不會對中國的抗議讓步。其態度之惡劣,令人難以容忍。

 近年來,日本在釣魚島、東海油氣田、《新歷史教科書》等問題上,對我國進行了挑釁行動,使中日關系的發展蒙上了陰影。日本的政治野心,我們要格外提高警惕。

 在紀念“七七”抗日戰爭70周年之際,我們要發揚愛國主義精神 ;要教育后代,不要忘記日本軍國主義者侵略中國和亞洲各國犯下的滔天罪行。讓我們為祖國的和平統一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和黨的愛國統一戰線工作的開展,做出更大的貢獻!

 

黃堅父母介紹:

龔陶怡(1917—2014)福建晉江安海人。早年南渡菲律賓。1937年參加進步青年讀書會。1938年任抗日民族解放社秘書長兼任《民族解放》會刊主編。1941年加入共產黨。日軍占領菲律賓后,任文藝青年抗日反奸同盟負責人、“統戰工作委員會”領導成員(兼任抗日地下報《僑商公報》主編)。馬尼拉光復后,任《華僑導報》(大型日報)經理,兼任華僑各界肅奸委員會常務委員。1947年10月28日龔陶怡與《華僑導報》總編輯黃薇結為夫婦。1948年在香港中共華南分局工作。1949年1月奉調回國,歷任中共中央統戰部組長、處長、張經武部長秘書,副局長。曾在馬列學院學習和在該學院第一分院任教。1982年離休后,是中央統戰部咨詢小組成員,北京菲律賓歸僑聯誼會顧問。先后編著出版了《菲律賓華僑抗日斗爭紀實》(與黃薇等合編)、《菲律賓華僑抗日愛國英魂錄》、《菲律賓華僑愛國丹心錄》、回憶錄《風雨人生》(與黃薇合著)、《愛國歸僑黃復康一家》、《黃薇紀念集》等書,總共180萬字。2014年在北京逝世,終年97歲。

 

 

黃薇(1912—2000)福建龍巖人。著名華僑女記者。1934年去日本留學,1936年參加發起中共東京支部領導下的外圍組織“留東婦女會”,并當選為該會領導人之一。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她在馬來西亞、新加坡以記者身份從事抗日宣傳和募捐活動以支持我黨領導的抗日戰爭。1938年3月,她以新加坡《星洲日報》特派記者身份回國。同年5月參加“武漢戰地記者團”去徐州前線采訪,在《徐州突圍》一書中有她寫的“從火線到后方”一文。她是范長江等人發起的中國青年新聞記者學會的早期會員。1938年6月,她在八路軍武漢辦事處安排下,以記者身份隨“世界學生聯合會代表團”到延安采訪,三次受到毛主席接見。同年9月到晉察冀邊區參觀并采訪,1939年回重慶后,把在解放區的見聞寫了100多篇文章寄往海外報刊發表。1941年皖南事變后組織上安排她去菲律賓,從事華僑中、上層人士的統戰工作,1941年12月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42年1月后,歷任《華僑導報》編輯、編輯主任、總編輯。1948年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總編輯。新中國成立后,她歷任全國婦聯第一屆候補委員、第二、三屆執行委員、中央統戰部研究員、中聯部研究組組長等職,1982年7月離休。離休后還出版了《回到抗戰中的祖國》等書。2000年在北京逝世,終年88歲。

1947年10月28日黃薇龔陶怡在菲律賓馬尼拉結婚。不久后他們領導的華僑導報被迫停刊,二人奉調分赴新華社香港分社和華南分局就職。



龔陶怡與黃薇1950年在馬列學院(后改名中央高級黨校),黃薇負責華僑干部訓練班。




1974年全家福。


2007年2月24日,中央統戰部為龔陶怡90歲生日贈送壽禮,圖為在家中的留影



龔陶怡和黃薇離休后撰寫出版的書籍。


附件:

許立(1905--1971),僑居國外名許敬誠。福建晉江人。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0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中共中央南方局僑委委員,中共中央統戰部研究組組長、三室副主任。建國后,歷任中共中央統戰部副處長、國家僑委委員、中共中央馬列學院一分院副院長、中聯部副部長。是第四屆全國政協委員。文革中被迫害致死。其長子許呈堅是中直育英小學第6屆校友。——編者

相關閱讀:
關于蘇紅網 | 聯系我們 | 商務合作 | 投稿郵箱 | 網站招聘 | 友情鏈接 | 服務條款 |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站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擔由此引起的法律責任。
主管單位:中央蘇區紅色旅游聯盟 ? 2008—2013 蘇紅網
股票配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