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毅:文革期間不懼淫威

2014-01-07  本文來源于蘇紅網   訂閱《紅星報》 | 向蘇紅網投稿
提起陳毅,人們的腦海里會立即浮現出他那既幽默豪放又嚴肅認真,既能文又能武的身影,一個元帥外交家!不幸的是,他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受迫害,不幸逝世……

  "文化大革命"無序的現狀,讓素有斗爭經驗的陳毅焦慮不安。毛澤東握著陳毅的手說:"陳老總,我保你!"

  提起陳毅,人們的腦海里會立即浮現出他那既幽默豪放又嚴肅認真,既能文又能武的身影,一個元帥外交家!不幸的是,他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受迫害,不幸逝世……

  1966年,面對突如其來的、"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沖擊,作為外交部部長的陳毅態度非常鮮明:對反修防修的"文化大革命"是擁護的,積極進行的。但對造反派沖擊黨委領導,亂揪亂斗,造成社會混亂,堅持保留自己的不同意見。

  因此,當他在政治局會議上聽到毛澤東允許派工作組的消息后,立即召集外交部黨組會議,向外交系統派出八個工作組。盡管工作組處境困難,但因陳毅等態度堅決,所以在1966年6月、7月間全國大亂,各級黨委受到沖擊而且大部分被沖垮或處于癱瘓狀況下,外交部黨組在陳毅主持下,始終行使著領導權,機關干部堅守工作崗位,只在業余時間搞運動,保證了國家外事活動的順利進行。

  然而,外事口所管轄的大專院校學生在"中央文革小組"的煽動下,沖擊校黨委,哄趕工作組,并計劃在北京召開的亞非作家緊急會議上"揪走資派",以造成國際影響。

  對"文革小組"幕后挑唆學生企圖制造國際事端的活動,陳毅極為惱火,他在劉少奇主持的中央碰頭會上嚴肅地說:"既然中央把召集這次大會的任務交給我,我就不怕負這個責任!誰要沖擊大會,就是現行反革命,我陳毅決不會客氣的!"他在周恩來總理的布置下,采取了有力的預防措施,保證了亞非作家緊急會議在京順利地舉行。

  但是,工作組的處境越來越艱難,毛澤東在談話中不贊成派工作組。7月中旬政治局召開會議,專門討論工作組問題,以劉少奇、鄧小平等為一方,與"文革小組"組長陳伯達、顧問康生展開激烈爭論,其焦點所在是:"文化大革命"運動究竟要不要堅持黨的領導。陳毅支持派工作組,并和陳伯達等人展開辯論,雙方都拍了桌子。陳伯達大罵陳毅派往對外文委的工作組是全國最壞的工作組。

  7月24日,毛澤東召開會議,決定撤銷工作組,第二天,中央宣布派工作組是"犯了方向性錯誤"。陳毅聞此,心中極不是滋味。

  1966年8月5日,毛澤東在八屆十一中全會上寫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張大字報》,使與會者吃驚不解,陳毅也覺得難以適應,特別是政治局改選,副主席只設林彪一人,使陳毅感到一場大的政治變化將要到來。無序的現實,讓素有斗爭經驗的陳毅認為中國革命的航船已偏入危險航道,但他個人無力糾正航向,何況,他還要堅守自己的指揮崗位,保持外事口的穩定。他意識到自己的艱難,也認識到自己的重要。他在外交部全體工作人員大會上,旗幟鮮明地說:"只要中央一天不撤我外交部長的職務,我就要頑強地表現自己,并企圖影響這個運動!"

  在許多次不同的會議中,陳毅都這樣旗幟鮮明地講話,因此受到造反派的圍攻。有些同志為了陳毅好,勸他少講話,陳毅的回答是:"人家勸我少講點話,他們都是好心。可是我壓不住,還是要講。見到問題不講,這不是共產黨的態度。"

  有造反派質問說:"你到底跟不跟毛主席走?"陳毅堅定地回答:"我決定跟毛主席走,但是,我不敢保證將來就不反對毛主席的一些意見!"他的正義行為受到圍攻。面對圍攻,他嚴肅地說:"你們說我是黑幫頭子,是修正主義、機會主義,你們懂什么叫機會主義?什么叫修正主義?如果敵人今天來了,我們每人發一支槍,我陳毅打得絕不會比你們差!也絕不會開小差!告訴你們,我是外交部長,沒有罷官之前,我就是要掌握這個領導權!你們要我交權,辦不到!老實說,我對你們不放心,我就是交,也不交給你們!"

  8月24日,在外交部紅衛兵成立大會上,造反派提議讓陳毅當"紅衛兵司令"。陳毅說:"我不搞個人迷信。""學習毛主席著作不要空喊口號!"8月下旬,陳毅派人到干部宿舍,制止外交部造反派的抄家行為。8月30日,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接見紅衛兵時,握著陳毅的手說:"陳老總,我保你!"陳毅給毛主席敬了軍禮:"請主席放心,我能過關,我是共產黨員,我靠我的工作,能取得群眾的信任。"

  9月下旬,國務院總結會上,陳毅匯報了外事口運動的情況,并闡述了自己對"文化大革命"的理解,他認為"文化大革命"的目的應是弄清思想,改革不合理的制度,以達富國強兵之宏圖。同時,他還主動承擔責任,檢查自己有求穩怕亂的思想意識。由于外事口既發動了群眾,又堅持了黨對群眾的領導,和其他亂成一團糟的部門相比,工作做得比較好,外事口的運動獲得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和其他領導的好評。

  周恩來嚴厲警告造反派:"誰要攔截陳毅同志的汽車,我馬上挺身而出"

  1966年11月13日,在工人體育場,周恩來、陶鑄、葉劍英、賀龍、徐向前、陳毅等人與8萬多軍隊院校學員見面,陳毅第一個上臺發言,這是11月份以來,他出席的第四次群眾大會。在會上,他說:"我今天在這里講話,我就不是我字當頭,如果我字當頭,最好我不要來講。我來講,講得不好,惹起麻煩,馬上就要跑到外交部來揪你、找你、抓出來。要澄清問題,那怎么得了啊……今天,你們大家給我這個機會,我還是勇敢地來講……大家不是要作路線斗爭嗎?我們完全歡迎大家來作階級斗爭,但要學會搞不要亂搞……如果沒有學會,這個損失很大。啊,你這個陳老總,今天在體育場,就是給我們潑冷水,唉,潑冷水是不好的,可是有時候有的同志頭腦很熱,太熱了,給他一條冷水的毛巾擦一擦,有好處。……我說其他的恐怕不能講,沒有什么資格可以講話,但是在你們青年人面前,我犯錯誤比你們多,這一點我有資格講話,你們沒犯過我這么大的錯誤。"

  在講話中,陳毅還嚴厲批評了學生沖中南海、占領國防部的舉動,反對"越左越好"的做法。這是"文化大革命"以來,學生們首次聽到的系統的、嚴厲的、毫不拐彎的批評,臺下議論紛紛、掌聲陣陣,陳老總的講話太好了,他講出了不少老干部想說又不敢說的話。

  四位元帥的講話惹惱了"中央文革小組",北京街頭小報登了這樣一條消息:王力說:"這次不批倒四個老帥,就準備上斷頭臺。"

  陳毅對此毫不懼怕。小小王力,能神氣到什么程度?!

  11月下旬,來北京上訪的工人劇增,周總理決定在工人體育館召開一次工人大會,以說服串聯工人迅速返回原地抓革命促生產,請陳毅講國際形勢,陳毅在會上號召工人們盡快回到原地狠狠抓革命、狠狠促生產。

  第二天,北京的街頭就貼滿了打倒陳毅的大字報。

  形勢日益嚴重。

  1967年1月5日,上海造反派相繼奪取報社和市委大權。9日,《人民日報》全文轉載了《文匯報》、《解放日報》上刊載的奪權宣言。12日,《人民日報》套紅刊登了中央發給上海造反派的賀電。陳伯達、康生、江青也輪番接見造反派,集中宣傳奪權!奪權!

  陳毅無法阻擋奪權的風暴,但是,他還是政治局委員,還是外交部長,他還可以在自己能夠管轄的范圍內,盡量地減少損失。

  外交戰線上的混亂局面還在發展,而且波及駐外使領館。為了國際影響,2月5日,陳毅批送周恩來一份電報。電報中明確指出:內外有別,駐外使領館一律不準搞"四大"(即大鳴、大放、大辯論、大字報)。周恩來呈送主席。2月7日,毛主席簽發了這份電報,即外事口的"二七"指示,從而穩住了駐外使領館。

  2月13日下午,在懷仁堂,圍繞著要不要黨的領導,對老干部要不要打倒,要不要穩定軍隊等問題,爆發了激烈爭論。2月16日下午的懷仁堂碰頭會把這場斗爭引向高潮,這就是全國聞名的所謂"二月逆流"。

  2月16日的會上,陳毅說:"歷史不是證明了到底誰是反對毛主席的嗎?以后還要看,還會證明。斯大林不是把班交給了赫魯曉夫,搞了修正主義嗎?"

  當夜9時許,陳毅在中南海外事口會議室接見歸國留學生代表,帶著懷仁堂斗爭的激情,作了長達七個小時的發言:

  "這樣一個偉大的黨,只有主席、林副主席、周總理、伯達、康生、江青是干凈的,承蒙你們寬大,加上我們五位副總理。這樣一個偉大的黨,只有這11個人是干凈的?!如果只有這11個人是干凈的,我陳毅不要這個干凈!把我揪出去示眾好了!一個共產黨員,到了這個時候還不敢站出來講話,一個銅板也不值!"

  "我們已經老了,是要交班的。但是,決不交給野心家,兩面派!不能眼睜睜看著千百萬烈士用自己寶貴生命換來的革命成果付之東流!"

  惡人先告狀,張春橋、姚文元、王力等人抓住這個機會,向毛澤東作了匯報。毛澤東震怒了,立即進行了嚴厲的批評。在此之后的一段日子里,陳毅白天是副總理兼外長,代表中國政府處理國家大事,晚上,則變成了在"政治生活會"上受攻擊的目標。3月18日,外交部黨組的"政治生活會"一直持續到凌晨,散會之后,陳毅對秘書說:"40年前,我參加游行反對北洋軍閥,差點被打死,今天又挨斗,'三一八'是最黑暗的日子!"

  懷仁堂的二月抗爭被定為"二月逆流",林彪和"中央文革"一伙更猖狂了,在中央的各種會議上他們都想方設法批斗陳毅,另外他們還竭力煽動造反派組織群眾性批判。

  在"中央文革"的支持下,一外二外造反派組成"揪陳大軍",在外交部門口攔截車輛,阻塞交通,妨礙正常外事活動,想逼迫周總理交出陳毅。但周總理盡力保護陳毅,8月26日,外語學院造反派沖入外交部院內,將陳毅的汽車輪胎放了氣,包圍了辦公大樓,陳毅被圍在外交部。8月27日凌晨,已連續工作18個小時的周恩來總理嚴厲警告造反派說:"誰要在路上攔截陳毅同志的汽車,我馬上挺身而出;你們今天要沖會場,我一定出席,并站在大門口,讓你們從我身上踏過去!"

  1968年2月13日,外交部大字報欄上貼出了由91位司長、大使共同醞釀、起草的大字報《揭露敵人,戰而勝之--批判"打倒陳毅"的反動口號》,大字報列舉了很多事實,證明陳毅是堅定的共產黨員。但是,91人大字報卻被"中央文革"斥之為"二月逆流"新反撲!91位干部受到批斗,這讓陳毅深感不安。他當時所能做的是:讓這些同志與自己劃清界限,免受牽連。

  陳伯達被毛澤東嚴厲批評,陳毅也因此被冷落。陳毅坦誠地表示:我相信事情最終會大白于天下

  自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閉幕,陳毅的外交生涯也就宣告結束了,除了被批斗,他已無事可做。經周恩來建議和毛澤東批準,1969年2月,陳毅被安排到北京市郊南口機車車輛修理廠蹲點。表面是接受改造,實為保護起來。

  1969年3月,毛澤東指示陳毅、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4位老帥每星期召開一次國際形勢座談會,對國際斗爭發表言論。3月1日下午3點,陳毅、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先后步入紫光閣武成殿。從這天至10月18日,他們先后座談23次,給中央送上數次報告,對中國外交完成從60年代向70年代的轉折,作出了重要貢獻。

  10月份,林彪一號命令下達,在京老同志全部戰備疏散。陳毅被疏散到石家莊。他遵照省革委會要求,每周三個半天參加工廠活動,其余時間,和妻子張茜一起學習馬列著作和《毛澤東選集》。

  1970年7月后,陳毅常常感到腹痛并伴有腹瀉。廠醫給他開了幾次止痛片,均無效果。到8月底,他想請示中央回京治療,但正好接到中共九屆二中全會在廬山召開的通知,便帶病去廬山開會。此次會議的中心議題是憲法、經濟、備戰問題,但實際上,中華人民共和國設不設國家主席的問題才是真正的中心。當時,林彪、陳伯達、黃永勝、吳法憲一伙與"四人幫"一伙,已經為爭奪國家領導權而斗得不可開交了。

  8月23日,林彪在會上作報告,高度頌揚毛澤東的天才,"極力懇請"毛澤東擔任國家主席。毛澤東此時已經察覺了林彪等人的用心,并找林彪談話,希望他不要再堅持設國家主席。

  陳毅本不想在會上發言,因為他并不了解整個形勢的變化。但迫于形勢和一些人的壓力他又不得不表態。陳毅在會上發言說:據我所知,毛主席不愿當國家主席。如果他改變了初衷,愿意當國家主席,我贊成毛主席當國家主席。他還列舉歷史事實,證明毛主席是天才,是"經過幾十年鍛煉出來的天才"等等,他的講話被收進華北組第二期簡報時,竟被"概括"成一句話:陳毅同志作了擁護陳伯達意見的發言。

  陳伯達被毛澤東嚴厲批評,陳毅也因此被搭上數落。第二年夏天,陳毅與喬冠華住在同一醫院時,他把九屆二中全會前后詳情向喬冠華講了,最后氣憤地說:"現在有人宣傳,說我講了要跟陳伯達戰斗在一起,團結在一起,勝利在一起,根本沒有這回事,那是造謠!"

  喬冠華建議陳毅找毛主席解釋澄清事實,陳毅表示不去,他說:"有許多事,你越去解釋,越說不清楚。我現在不說,我相信事情最終會大白于天下!"

  毛澤東抱病參加了陳毅的追悼會,并深情地說:"陳毅是個好同志"

  中共九屆二中全會接近尾聲時,陳毅、徐向前等幾位老干部向黃永勝提出要求:希望讓他們回北京檢查一下身體。黃永勝極不近人情,他在電話中一口回絕:"哪里來的,回哪里去!"

  張茜看陳毅病情加重,就催丈夫寫信給周恩來總理,請求回北京治療。周恩來接信立即表示同意。

  1970年10月21日,陳毅回到北京,由于他還是軍委副主席,便在當天與解放軍301總院聯系。醫院回電話:六病室沒有床位,等準備好床位,再通知。其實,六病室有五組空病房,只因黃永勝正在住院,而且告訴醫院負責人說如果陳毅來,他就走。因此,醫院負責人不敢收治陳毅,直拖到黃永勝出院。

  陳毅雖然住進醫院,但并沒有得到及早診斷和治療。醫院某負責人專門對醫生交代:陳毅主要是治療高血壓和一般查體。還反復向醫護人員說:思想上要和陳毅劃清界限,要站穩立場,因為他是"二月逆流"的黑干將。

  56天過去了,陳毅的病歷上除了記錄著一般性查體外,沒有一次各科會診的記錄。

  相反,黃永勝因胃病住院18天,醫院某負責人親自出面為他組織大小會診16次,其中請著名專家會診7次。

  既然一切都要為政治服務,那么,"醫療也要為政治服務",而這正嚴重耽誤了陳毅的病情治療。

  不久,陳毅被通知身體檢查正常,可以出院。陳毅回家休息,但僅僅20天之后,他闌尾炎急性發作,要馬上手術。經周恩來批準,陳毅的手術于1971年1月16日晚6時15分開始。

  陳毅的腹腔被打開后,醫生大吃一驚,他們發現陳毅發病的原因并非是闌尾炎,而是結腸癌,并且癌細胞已經轉移,侵害到了肝臟。由于醫生們根本就沒有做大手術的思想和器械準備,手術只能做做停停,原來半個小時的手術,整整做了五個多小時。

  邱會作等人知道陳毅患癌癥后,對陳毅的病情不但不同情,反而幸災樂禍,他對301醫院的負責人說:"陳老總手術發現癌是好事,你們有什么錯誤?!陳老總要長瘤子,你能不讓他長嗎?"他讓醫院暫不要寫報告,企圖搪塞周總理的過問。后來邱會作的老婆還專門找醫院負責人,不讓他們向周總理寫檢查,以免自討苦吃。在邱會作一伙的支持下,醫院負責人自到陳毅逝世,竟然沒有向中央、向周恩來交出一個字的檢查。

  周恩來總理十分關注陳毅的病情,由于301醫院歸總后勤部管轄,他不好干預具體治療,只好請研究鐳放射幾十年的老專家吳桓興院長為陳毅門診放療,盡力挽救陳毅的生命。

  1971年的"五一"節晚上,天安門廣場與往年一樣禮花繽紛,熱鬧非凡,當毛主席在天安門城樓的休息室里接見外賓的時候,陳毅面帶笑容地來到大家面前,毛主席和他親切地握手,并詢問他的病情。

  在場的外賓都高興地與陳毅握手,因為陳毅此次公開出席五一慶祝會,說明他有可能重新出來工作。

  夏天到了,陳毅和朱德、聶榮臻暫時離開301醫院到北戴河療養,這里環境優美,空氣清新,而且沒有人監視,沒有冷眼惡語,三位老帥都心情舒暢。

  1971年9月2日(農歷7月13日),是陳毅70壽辰,陳毅和聶榮臻元帥在北戴河合影留念,紀念人民解放軍成立45周年,兩個老帥面對照相機,安詳地笑著,留下了一張很有紀念意義的照片。

  不久"九一三"事件發生,林彪乘飛機外逃時,摔死在溫都爾汗。事件發生后,中央召集老同志召開座談會,揭批林彪反黨活動。陳毅帶病兩次作長時間發言,揭發林彪的歷史真面目。經過這次勞累,陳毅病倒了,從此再沒下過床。

  為了挽救陳毅,周恩來親自批示,將陳毅轉到北京日壇醫院,并批準日壇醫院給陳毅做了胃腸短路手術。

  但陳毅的病情還是日益加重。1972年1月4日,昏迷幾天的陳毅神志恢復清醒,他認出守在床邊的妻子和四個孩子后,嘴唇嚅動,似乎想說點什么,女兒姍姍趕快把耳朵貼近陳毅的嘴邊,終于聽清了"……一直向前……戰勝敵人……"等話語,這是陳毅留給妻子兒女的幾句話。

  1972年1月6日深夜11時55分,陳毅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按政治局的規定,陳毅追悼會降低規格,由軍委組織,并在小范圍舉行。悼詞只能寫600字。因政治局被王洪文、江青、姚文元、張春橋等人控制,周恩來想作變動是有心無力。因此,許多民主人士要求參加陳毅的追悼會,都未能如愿。就連宋慶齡副主席、西哈努克親王也未被獲準參加追悼會。

  但是1月10日,準備午睡的毛澤東主席突然決定去參加陳毅的追悼會,智慧的周恩來總理立即給中央辦公廳下令:"凡是提出參加陳毅同志追悼會的,都可以參加。"

  在追悼會上,兩腳因病腫脹得難以走路的毛澤東主席不要衛士攙扶,自己走到陳毅的遺像前,深深地三鞠躬,并流著淚握著張茜的手,沉重地說:"我也來悼念陳毅同志,陳毅同志是一個好同志!"之后毛主席又親切鼓勵陳毅的子女:

  "要努力奮斗嘛,陳毅為中國革命、世界革命作出貢獻,立了大功勞的,這已經作了結論了嘛!"

  毛澤東的到來及他的講話,使在場的人們嗚咽不止,熱淚直流,為了陳毅,為了所有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冤屈的同志。

  陳毅的逝世訃告向全世界公布了,毛澤東臂纏黑紗與陳毅夫人張茜親切握手的大幅照片在《人民日報》的頭版上刊登了。這是真正的呼聲,是正義的勝利!唁函、唁電紛紛飛往北京,來悼念這位偉大的共產主義戰士,勇猛的元帥,杰出的外交家。

  陳毅元帥在"文化大革命"期間不懼淫威、堅持真理,與林彪、江青等反革命陰謀家作了不屈不撓的斗爭,直到生命最后一息,表現了共產黨人的高風亮節,陳毅元帥的精神永存,人民永遠不會忘記他。

關于蘇紅網 | 聯系我們 | 商務合作 | 投稿郵箱 | 網站招聘 | 友情鏈接 | 服務條款 |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站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擔由此引起的法律責任。
主管單位:中央蘇區紅色旅游聯盟 ? 2008—2013 蘇紅網
股票配资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