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從未負傷成傳奇

2014-01-22  本文來源于蘇紅網   訂閱《紅星報》 | 向蘇紅網投稿
從井岡山斗爭起,朱德與毛澤東便一起成為中國革命的旗幟,中央紅軍也常被稱為“朱毛紅軍”。朱德在槍林彈雨中闖了數十年,竟然一直沒有中彈負傷,這也成為他的經典傳奇。

  從井岡山斗爭起,朱德與毛澤東便一起成為中國革命的旗幟,中央紅軍也常被稱為“朱毛紅軍”。長征期間,朱德擔任中國工農紅軍的總司令,在征途上他以身作則激勵全軍,面對黨內復雜的斗爭,在逆境中忍辱負重努力做工作,最終促成了三大主力實現勝利會師。長征結束后,毛澤東稱贊他“度量大如海,意志堅如鐵”。

  朱德在槍林彈雨中闖了數十年,竟然一直沒有中彈負傷,這也成為他的經典傳奇。

  平易近人:和老百姓打成一片

  朱德是打游擊的專家,在不斷的實踐中,他總結出“秘密,迅速,化整為零,聲東擊西,忽南忽北,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走”的一套與眾不同的戰法。

  在井岡山時,朱德走遍了整個山區,勘察地形和防御工事后說:“國民黨軍隊完全采用經常見到的日本軍事戰術,永遠以一路縱隊前進,前有前衛,旁有側翼。除了這些,他們就什么都不懂了。可是我們分成了小股的快速部隊,進入他們的后衛和側翼,把他們切成幾片。這種戰術并沒有什么秘密,任何人都可以學會。軍閥們過去也想用來對付我們,卻失敗了,因為游擊戰術不但需要熟知地形,還要有老百姓的支持。”1928年5月至6月,朱德親自指揮紅軍三打永新,三戰三捷,他和毛澤東一起打開了創建革命根據地的新局面。當時他用以克敵制勝的法寶,不是別的,正是流動游擊戰術。

  朱德身強力壯,所以能和士兵們一起生活,與他們密切接觸,從而得到了他們的信任。朱德在運用游擊戰時深深體會到,若沒有廣大群眾的依托,成功是無望的。

  同老百姓保持密切關系,使得朱德獲得了不少幫助。1929年8月,朱德帶領著幾千名紅軍,浩浩蕩蕩地來到了廣東豐順縣馬圖鎮。當地百姓受反動派蒙蔽,對紅軍有懼怕心理。對百姓的這種情況,有些戰士想不通。朱德便耐心對大家說:“老鄉越怕我們,我們越要接近他們,多為他們做好事,慢慢他們就會明白了。”于是就動手為老鄉掃院子、劈柴、喂豬、挑水……幾天后,老鄉們消除了懼怕心理,走出來歡迎紅軍,此時的馬圖鎮就像過年一樣熱鬧。朱德仍舊要紅軍繼續為群眾做好事,他自己每天都把房東的水缸挑得滿滿的。有人向房東介紹說:“擔水的老兵,就是紅軍的領頭人。”房東很吃驚,接著就在鎮上傳頌開了:紅軍的領頭人給老鄉做好事,在國民黨軍隊中是從來沒有過的,因此老鄉們更加擁護紅軍了。

  朱德的平易近人,與老百姓、士兵打成一片,不僅是一種美德,也是一種潛在的護身符,在危難時候大顯身手……

  急中生智:系圍裙扮“伙夫”誆敵

  1927年10月,朱德到達汝城的消息很快被汝城匪首何其朗得知。早在南昌起義后不久,何其朗就聽說了朱德是共產黨的領導人,現在南京政府正以重金通緝捉拿朱德,今天朱德跑到了自己的地盤上,真可謂升官發財的好運從天而降。一陣狂喜之后,他把擔任中隊長的內弟朱龍奴叫到跟前,對他說:“龍奴,今天發財的機會到了,就看你的本事如何!”朱龍奴聽后,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只是直直地望著姐夫。直到何其朗把事情由來說完,朱龍奴才欣喜若狂地回答說:“好機會,能抓到朱德,你我今生今世就有享受不完的榮華富貴。”何其朗說:“朱德是講武堂的畢業生,智勇雙全,要抓住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況他還帶了一個排的人。”朱龍奴道:“我們就去兩個中隊,如何抓,我就聽姐夫的。”何其朗說:“明天,朱德將從汝城返回上堡,要路過壕頭住宿,你就帶兩個中隊去壕頭,務必抓到活的。”

  夕陽西下,朱德率警衛排來到壕頭的一個祠堂里宿營,警衛排排長黃志中帶領戰士到老百姓家借稻草、木板攤鋪,朱德和兩個戰士留在祠堂準備晚餐,誰知黃志中帶著戰士出去不久,村里便響起了槍聲,朱龍奴帶著幾十個匪兵分頭進行搜查,十幾個匪兵沖進了朱德住的祠堂里,兩個戰士沖出門口攔住匪兵,不幸中彈犧牲。

  朱德知道出去不了,隨即跑到臨時用來做飯的廚房,抓起掛在墻上的圍裙系在腰里,又到灶里摸了把煙灰擦到臉上,緊接著又拿起一把柴火往外走,十幾個匪兵沖到跟前,朱龍奴指著朱德喝問:“你們的軍長朱德在哪里?”朱德裝出一副恐懼的樣子回答說:“他到村中老百姓家去了!”朱龍奴見眼前這人衣著破舊,腰上系著沾滿油污的圍裙,雙腳穿著草鞋,一張臉又黑又臟,根本不會相信他就是要抓的朱德,接著便來了個明知故問:“你是干什么的?”朱德拍了拍圍裙說:“伙夫頭。”朱龍奴信以為真,急于抓到朱德,他不想在這里耽誤時間,便帶著匪兵跑出祠堂。

  警衛排長黃志中聽到槍聲,立即集合全排戰士向祠堂跑去,朱龍奴一見追過來的警衛排,便慌忙率匪兵轉身向村外逃去,警衛排緊緊追擊,朱龍奴只顧逃命,左腿被摔斷,落下個終身殘疾。

  黃志中率警衛排追擊幾十米后返回祠堂,一見朱德的“伙夫”打扮,立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朱德苦笑著說:“我這個伙夫頭還裝得有點像嗎?”黃志中說:“很像!很像!”從此,朱德“伙夫頭”的故事在部隊傳開了。

  巋然不動:用“軟功”智斗張國燾

  1935年6月12日,中央紅軍同紅四方面軍在達維勝利會師。野心膨脹的張國燾見紅四方面軍已是擁有8萬精銳的勁旅,而紅一方面軍經歷了湘江血戰、四渡赤水、搶渡大渡河之后,成為不足兩萬人的疲憊之師,心中很不平衡,便先后在6月26日的兩河口會議和8月4日的沙窩會議上跳出來向中央發難要權。

  朱德在黨和軍隊中一直是德高望重的主要領袖之一,為典范式的忠厚長者。他同張國燾的斗爭,不是妥協退讓,而是十分講究斗爭的方式方法,運用“軟功”有理、有節地斗爭。就當時的形勢看,非常必要。

  同張國燾這個“獨裁者”共事,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當時中央任命朱德為總司令、張國燾為總政委共同領導左路軍,但是張國燾卻一手遮天。朱德在后來的回憶中深有感觸地說:“張國燾領導紅四方面軍,總是以個人為出發點,一切都從個人出發,凡是反對他的,或者被趕走,或者被殺掉。”

  朱德的警衛員潘開文在《懷念敬愛的朱總司令》中說:就是在噶曲河邊扎營的第二天,朱總司令、張國燾、秘書長黃超、第5軍團團長董振堂幾個人在張國燾的帳篷里討論軍隊的進擊方向問題,爭論得很激烈。董振堂贊同朱總的意見北上,黃超便打了董振堂幾個耳光。張國燾沒制止,朱德心里氣憤至極,卻沒開腔,帶著董振堂回到了自己的帳篷。警衛員分析說,朱總如若當場發火,后果可能難料。

  后來,張國燾不僅拒不聽從中央的勸告,反而在部隊中大肆造謠中傷黨中央,四處揚言中央率孤軍北上,不被消滅也會餓死。甚至在阿壩格爾登寺的大殿里開會時,竟然懸掛出“反對毛、周、張、博向北逃跑”的大幅標語。朱德對此非常氣憤,他在會前三番五次對張國燾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勸其不要搞這些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張國燾聽不進去,在會上還慫恿部分人圍攻朱德。

  會上朱德巋然不動,泰然地翻著手中的一本書。有人直接逼朱德同志表態,見“戲”演到一定火候時,朱總司令鎮定自若,和言悅色地發言說:“中央決定北上抗日是完全正確的。現在日本已侵占了我東三省,紅軍在這民族危亡之際,當然該擔當起救國的重擔。我是一名共產黨員,是不會反對中央決定的。”

  1935年10月5日,張國燾在卓木碉成立第二“中央”。朱德在大會上平心靜氣地講:“大敵當前,要講團結嘛!天下紅軍是一家,紅軍在黨中央領導下,是一個整體。無論發生什么事,都是紅軍內部的問題,不能讓蔣介石看笑話嘛!”正因為朱總司令一直用“軟功”與張國燾唱“對臺戲”,使紅四方面軍廣大將士看清了張國燾的真正嘴臉。張國燾倍感孤立,他一手炮制的“怪胎”——第二“中央”也很快夭折了。

  幸運相伴:槍林彈雨中未負傷

  朱德雖然擔任了中國工農紅軍總司令和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但長征前夕的實際軍事指揮權卻掌握在博古、李德等人手中。準備突圍西進的決定,直至需要用總司令名義下達命令時才告訴他。朱德事后感嘆,這“使我傷心”。

  不過朱德還是以大局為重,盡全力做好自己能做的工作。1935年9月,當中央蘇區在敵軍圍攻下情況危急時,朱德同周恩來等人一起籌劃對粵軍開展統戰工作,并以紅軍總司令的名義致信廣東軍閥陳濟棠,以抗日和反蔣的大義勸說,使其同意在贛粵邊界放開一個缺口,中央紅軍得以由此突圍西進,開始了長征。

  中央紅軍出發后,朱德雖無實際指揮權,卻經常到部隊中做鼓動工作。在很少召開的軍事會議上,他也根據實際提出自己的意見。紅軍渡湘江時,遭到國民黨中央軍和湘桂軍夾擊,朱德對于李德在軍事上的錯誤情況提出不同的意見,可這個德國人不但不接受,還大發雷霆。朱德對那些照搬蘇聯教條的領導人極為不滿,贊成更換領導。

  1935年,中共中央在遵義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朱德參加了會議,并以尖銳語氣批評了“左”的錯誤,他說:“這樣的錯誤如果繼續下去,紅軍就不能再跟著臨時中央走了。”他還表示完全支持毛澤東的主張,支持這位井岡山的老戰友指揮紅軍。紅軍總司令的這種態度,對遵義會議取得成功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遵義會議上,中共中央決定今后的軍事指揮仍由軍委主要負責人朱德、周恩來負責。當時毛澤東、周恩來、王稼祥差不多都是在到達宿營地后徹夜工作,白天行軍經常要躺在擔架上睡覺。朱德便在日間行軍中處理各種事務,晚間睡覺,形成了時間上的分工。在行軍中,朱德也很少騎馬,總是同指戰員一同步行,邊走邊談,自己的那匹馬則用來馱運傷病員。

  遵義會議后,中央紅軍向北進軍,一渡赤水時在土城遇到川軍攔截,敵軍進行反撲還威脅到中央機關。形勢緊急,朱德向其他負責人提出要親自到火線上指揮,毛澤東馬上組織身邊的同志開了一個“歡送總司令上火線”的臨時歡送會。當有人叮囑他保重安全時,朱德豪邁地回答說:“能打中朱德的子彈現在還沒有當有人叮囑他保重安全時,朱德豪邁地回答說:“能打中朱德的子彈現在還沒有造出來呢!”朱德在槍林彈雨中闖了數十年,竟然一直沒有中彈負過傷。

  朱德親自趕到紅一軍團前沿陣地,川軍已占了有利地形居高臨下進行射擊,他身邊彈雨紛飛。當時又遇下雨,朱德衣裳濕透,仍揮動駁殼槍指揮部隊。總司令極大地鼓舞了一線指戰員,終于將敵人打退并奪回制高點。激戰到黃昏,部隊撤出戰斗向西轉移,其他人勸總司令先走,朱德卻一直等到后衛團到達才通過浮橋。當時敵軍的一顆炮彈正好落在他身旁,幸好沒有爆炸。

關于蘇紅網 | 聯系我們 | 商務合作 | 投稿郵箱 | 網站招聘 | 友情鏈接 | 服務條款 |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站內會員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說法或描述,本站不承擔由此引起的法律責任。
主管單位:中央蘇區紅色旅游聯盟 ? 2008—2013 蘇紅網
股票配资广告